執行標的到位率73.55%

發布時間:2017-10-23 | 來源:本站 | 作者:原創 | 瀏覽數:18427 次

惠州兩級法院今年來執行工作數據全面飄紅,執結率步入良性循環發展軌道

執行標的到位率73.55%

2017-10-13

 

今年是“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的關鍵之年、攻堅之年、見效之年。數據顯示,今年以來,惠州兩級法院執行收案20097件,執結12610件,執行標的到位率73.55%,同比增長30.73%。

    執行工作數據全面飄紅,執結率步入良性循環發展軌道,這其中,“人”的因素尤為關鍵。他們中,有創新落實繁簡分流、大幅提高執結數的執行“女鐵人”;也有奔波于田間地頭,點子多、經驗多、方法多堪稱“黃三多”的執行能手;還有寫得了好論文、辦得了疑難案的執行“骨頭案”“克星”……正是這樣一個執行工作群體,他們鐵腕懲治“老賴”,積極落實司法便民、利民、安民,為法治惠州增添濃墨重彩的一筆。

    撰文:南方日報記者 盧慧

    通訊員 盧思瑩 周澤鋒  吳珠喬 葉彩云 黃春艷

    攝影:南方日報記者 王昌輝

    年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的“女鐵人”

黃小微

    “只要找上門來要求執行的,無論是不是上班時間,我都會接待……”圓圓的眼鏡片后閃著柔和的目光,親切而耐心的語調,年近50的黃小微似乎很難與鐵腕懲治“老賴”的法院執行員聯系在一起。

    然而,翻開黃小微的工作記錄,自今年4月至9月上旬,個人收案3295宗,結案2080宗,結案數占惠城區法院執行局結案數63%,占全院執行結案數52%。作為全院唯一一名女性執行員,黃小微名副其實地“頂起了半邊天”。

    “結案數這么高,主要是有賴于機制的創新。”黃小微口中的“創新”是惠城區法院今年以來制定出臺的《執行案件繁簡分流辦案機制實施辦法(試行)》,通過組建“1+N”快速執行團隊,負責集中辦理全部案件的財產查控以及簡易快執案件的執行工作,實現執行案件繁簡分流與分段集約的有機結合。

    在黃小微執結的簡易快執案件中,超過六成是刑事案件罰金類。“刑事案件罰金只有50元,因為金額較低,常常被當事人忽略”,黃小微說,2014年以來,惠城區法院累計已有逾4000宗該類案件,這也是全院今年執行工作的重點突破對象。一個個聯系電話打出去,一張張執行通知書發出去,不少當事人被聯系到時,方才意識到自己差點成為“老賴”。幾個月來,黃小微靠細心與耐心,個人就“吃”掉了1/4該類積存案件。

    當然,除了機制創新,心系民生更是她的工作動力。

    “感謝法院,感謝法官,幫我們要回了工資……”日前,惠陽某電子廠470名工人拿到了340余萬元欠薪。原來,此前該電子廠勞動爭議案進入執行程序后,雖然黃小微實行“快查、速凍”,凍結了被執行人的銀行賬號和財產,先行支付部分欠薪,但因其不動產被其他法院另案查封,執行工作陷入了僵局。為了讓工人們拿到工資,為了徹底實現案結事了,黃小微多次約談電子廠負責人,耐心調解,終令負責人簽訂還款計劃并逐步還款到位。

    “黃小微更值得我們尊敬的是責任與擔當。”惠城區法院執行局局長卜健說。自2006年在惠城區法院執行局工作至今,黃小微一直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年年被惠城區法院評為先進工作者。即使身體有不適,黃小微也還是和同事們一起加班加點工作,大家都敬佩地叫她“鐵人”。今年,黃小微獲評惠州法院“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先進個人”。

    奔波于田間地頭的“黃三多”

黃培源

    “在法院里轉一轉,皮膚黑、兩鬢白,不用說,一定是我們執行局的同事。”說起執行工作,博羅縣法院執行局執行員黃培源如是說。

    一句話道出了執行工作兩大特點:皮膚黑說明常跑動、太陽曬得多,兩鬢白說明常思考、腦筋動得多。

    這也正是黃培源的工作寫照。博羅縣地域廣,總面積約2982平方公里,從南到北有100多公里,執行戰線長、耗時長是常態。同時,博羅縣下轄17個鎮多為農村鄉鎮,田間地頭的糾紛不大、難度卻不小,腦筋不能少動。

    2010年,博羅縣橫河鎮一宗山林抵押貸款的執行案落到黃培源的手中。為了處理林木所有權和山地使用權,黃培源一趟趟往橫河鎮跑,實地核實地段、實施林地勘界、聯絡林業部門評估……當年交通還不如現在便利,從博羅縣法院到橫河鎮光開車就要一個多小時,到了村子還要再步行、爬山。林木所有權和山地使用權掛牌待司法拍賣后,又有好幾撥買家聯系法院要求實地察看,黃培源一個月之內帶了六七撥人去看。最終,案件圓滿執結,黃培源瘦了一圈,又黑了不少。

    隨著農民法律意識的不斷提高,鄉里鄉親糾紛的解決也依靠法院執行。楊村村一對夫妻向中學同學借款1萬元辦竹制品加工廠后,因為廠子效益不佳,夫妻兩人錢也不還,人也不見了,借款人無奈之下訴至法院解決。一天,瞅準了欠款人回家了,黃培源趕緊上門說道,一來二去,終于說服了夫妻倆,分兩次將欠款還清。

    在博羅縣法院執行局工作的17個年頭里,黃培源注重在執行過程中,針對不同矛盾的特點、不同情況的當事人,曉之以法、明之以理、動之以情,實事求是、逐步推動,使案件得以執行,矛盾能夠化解。他還潛心鉆研執行業務,創新執行新思路,推動執行工作方式的改進和提升,如首次提出并主持博羅縣法院強制執行支付寶余額,實現了法院對被執行人網絡虛擬賬戶執行工作新嘗試。“黃培源點子多、經驗多、方法多,能令當事人信服、令案件案結事了”,博羅縣法院執行局局長林寶團如是說。2010年、2013年、2015年,黃培源均被博羅縣法院評為“執行能手”。

    “文武雙全”的年輕“老法官”

徐少雄

    “十幾年前的案件終于執結,除了欣慰,更多是對徐法官的感激。”2004年,紀先生的妻子被肇事人郭某、黃某駕駛的貨車撞成重傷。案件經大亞灣區法院審理后,肇事人被判賠償26萬余元。然而,肇事車輛抵債近2萬元后,承擔連帶責任的貨車車主曾女士也拿不出更多賠償金,案件執行被迫中止。

    2009年,大亞灣區法院執行局法官徐少雄接手繼續跟進案件執行。2012年,結合紀先生提供的線索,徐少雄查到曾女士丈夫的名下有一套房產,遂追加其丈夫為被執行人。“這套房產是曾女士一家唯一的住房,強行評估拍賣并不是最好的執行方式。”徐少雄說。為此,他多次登門,向曾女士一家釋法說理,甚至說動曾女士的朋友一起做她的思想工作,最終,曾女士終于同意首付10萬元,余款分批償還。至今年8月,紀先生終于拿到了所有的民事賠償,這樁歷經十幾年的“骨頭案”最終圓滿執結。

    “徐少雄是執行局一名年輕的‘老法官’,而且‘文武雙全’”,說起徐少雄,大亞灣區法院執行局局長鐘浩龍豎起了大拇指。說徐少雄年輕,是因為他是一名80后,說他是“老法官”,是因為他已是執行局資歷最“老”的執行法官,2009年至今,他辦理案件超過1600宗,是各種“骨頭案”的“克星”。

    今年1月,在一宗恢復強制執行的工傷賠償案件中,徐少雄詳細調查被執行人凱某公司工商登記檔案,火眼金睛鎖定該公司抽逃注冊資金及規避執行的證據。最后,迫于法律的威懾性,在徐少雄的調解下,雙方當事人達成了執行和解,并當天支付了和解的全部款項,案件圓滿解決。去年以來,“能武”的徐少雄辦理涉民生案件72件,執結67件,執行到位金額達217萬元。

    徐少雄還“能文”,科班出身的他,理論知識扎實,善于總結創新。針對司法拍賣變賣中存在的處置時間長、效率低問題,他撰寫《簡化流程、提高執行效率工作規范》(以下簡稱《規范》),提出前端預收評估費用,細化當事人“收悉”方式,完善超出評估期限及流拍財產處置,統一兩類執行案件收費標準等做法。《規范》試行后,評估拍賣期限較原來平均節省了30天,提高了財產處置效率。該《規范》還被廣東省法院《廣東執行》、《廣東法院信息》轉發推介,并作為重要信息上報最高人民法院。

    “執行工作壓力真的很大,這些年來也曾想過要換個崗位。”說起沒有離開執行工作崗位的原因,徐少雄舉了一個例子,早在2009年,自己曾多次赴湛江為一名來自四川的申請執行人執結了案件,至今,每年春節,這名申請執行人都會雷打不動發來祝福的短信。“或許就是這份來自當事人的肯定支持著我,讓我懂得堅守執行工作崗位的意義”,徐少雄說。

 

007皇家赌场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