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裁執分離”首發威 羅浮山“兩違”別墅趴了

發布時間:2019-06-21 | 來源:惠州日報 | 作者:譚 琳 張薈婷 | 瀏覽數:238 次
羅浮山風景區瀾石村違建別墅被拆除。 惠州日報記者譚 琳 張薈婷 通訊員盧思瑩 攝
  6月16日上午9時,按照“裁執分離”制度,羅浮山管委會會同市中級人民法院、博羅縣人民法院,拆除羅浮山瀾石村7宗10棟違建別墅。據記者了解,這是我市首次探索“裁執分離”強制拆除,具有里程碑意義。接下來“裁執分離”將在全市“兩違”整治工作中全面鋪開,這意味著為多年的土地違法歷史積案清理找到了突破口。
  市整治“兩違”辦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裁執分離”既有利于發揮自然資源部門對案情熟悉的優勢,又利于發揮基層政府組織協調、信息收集、執法力量等優勢,實現資源互補、共贏,從而確保組織實施有效推進,提高執行效率,進一步遏制違法用地行為,對維護惠州土地管理秩序、對標國內一流城市建設有重要意義。
  過程
  當事人拒不執行限期自行拆除的行政處罰決定
  2015~2016年間,涉案當事人在沒有任何報批手續的情況下,在羅浮山下私自建起10棟別墅,占地面積約1500平方米,建筑面積約4500平方米,其中2棟已裝修完畢。
  2016年,監管部門通過巡查和衛星拍攝發現這10棟別墅并確定系違法建筑,同年作出責令限期自行拆除的行政處罰決定。期限屆滿后,當事人仍未拆除,監管部門根據行政案件跨區域集中管轄相關規定向惠城區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惠城區人民法院審查后,依法裁定準予強制執行。按照“裁執分離”制度,羅浮山管委會組織實施強制執行,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局、博羅縣人民法院對組織實施過程中的執行程序、實施方案等進行了全面指導和監督,確保了該批案件順利執結。
  背景
  土地違法案件執行陷入“最后一公里”困境
  所謂“裁執分離”,是指對部分行政非訴審查案件,實行審查裁定與組織實施在法律主體上相分離,即人民法院負責對行政決定是否符合強制執行條件進行審查,對符合強制執行條件的行政決定裁定準予執行并由行政機關組織實施的制度。記者了解到,我市開始實行“裁執分離”,有著深刻的社會現實背景。
  市整治“兩違”辦有關負責人介紹,近年來,惠州社會經濟迅猛發展,土地供需矛盾進一步突出,違法違規用地情況層出不窮;為更好地為惠州守護好土地發展空間,我市多部門切實加大違法用地案件查辦力度,對性質惡劣、情節嚴重的違法用地,依法作出限期拆除或沒收地上建筑物的處罰決定。
  但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及《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相關法律規定,自然資源部門沒有強制執行權,其行政處罰決定作出后,只能申請法院強制執行。法院雖有受理,但由于執行力量不足、法定執行程序耗時過長,少則兩三個月,多則半載或一年,案件執行往往陷入“最后一公里”的困境,違法行為難以得到糾正。
  推動
  建立違法用地非訴案件強制執行“裁執分離”制度
  土地違法行為若得不到應有的法律制裁,行政機關、司法機關的執法權威都將受到嚴重削弱,更遑論社會公平與正義。
  今年初,我市制定《惠州市2019年拆除“兩違”建筑暨開展城鄉建設領域掃黑除惡專項行動工作方案》,提出要建立土地違法案件司法支持制度和國土資源非訴行政案件“裁執分離”制度,破解土地行政處罰“執行難”問題。
  為了啃下“兩違”整治硬骨頭,市整治“兩違”辦積極推動市中級人民法院、市司法局、市自然資源局、市城鄉管理和綜合執法局等多部門啟動建立違法用地非訴案件強制執行“裁執分離”制度。市中級人民法院和市司法局分別印發了《推進和規范全市行政非訴審查案件“裁執分離”工作協調會議紀要》及《關于推進和規范拆除“兩違”建筑申請人民法院執行案件“裁執分離”工作的指導意見》,對“裁執分離”工作提出了具體實施意見,
  “經過多次溝通協調和深入探討,在充分學習借鑒浙江等地市經驗的基礎上,結合惠州實際,逐步構建起‘裁執分離’制度。”市整治“兩違”辦有關負責人說,“裁執分離”是我市就解決土地違法案件執行難問題所作的重大創新和嘗試,對實現行政權與司法權的良性互動,提高執行效率有著積極促進作用。
  今年4月,市中級人民法院根據行政訴訟法、最高法相關司法解釋及規定以及省高院相關答復,結合我市審判執行工作,制定了《關于推進和規范全市行政非訴審查案件“裁執分離”工作的實施意見》。
  按照這一意見,法院主要負責行政行為及強制執行申請的合法性、可執行性的審查。行政機關則負責現場實際實施及后續矛盾化解等工作。法院與行政機關之間是良性互動和有效監督的關系。同時“裁執分離”不等于“裁執分家”,法院與行政機關各自定位與職責的準確界定以及在此基礎上確立的有效協作監督機制是確保“裁執分離”有效實施的保障。
  影響
  處罰一案,警示一片,村民不敢亂違建
  據介紹,按照這一意見,法院在裁定準予執行前后,均可就強制執行中需要防范、注意的事項與風險,需要采取的相關措施,向行政機關提出建議。
  這一意見的實施,有效調動了法院與行政機關的積極性,確保了執行的合法性和有效性,提高了行政強制執行的效率。
  “這回拆除力度真不小。”幾位觀看拆違的村民紛紛討論起來,他們對記者說,此前以為“兩違”整治可能雷聲大、雨點小,現在看到家門口這么大型的“兩違”別墅被拆除,他們表示,今后再也不敢亂搭亂建了,因為到時被拆就虧大了。
  “行政處罰得不到及時實施兌現,也等于‘白處、空罰’,損害行政執法的社會效果,違法行為也得不到及時遏制。有了法院的支持,我們將高揚法律利劍,嚴懲‘兩違’行為,起到‘處罰一案,警示一片’的效果,把法治精神、法治觀念熔鑄到村民心中。”在當日拆除現場的工作人員說道。
  廣東卓凡律師事務所資深合伙人王永平律師提到,“裁執分離”一方面保障了行政強制執行效率,另一方面破解非訴行政執行難題,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這種模式改變了由同一機關既做裁判員又做運動員的執法方式,體現了權力的監督與制約。
  接下來全市一系列“裁執分離”的拆違行動,將進一步規范國土執法工作,促進土地非訴執行案件審查執行工作的順利開展。同時,行動能為“裁執分離”提供立法上的實踐經驗,具有重大意義。
  近年來,我市高度重視土地管理工作,自今年3月,我市開展拆除“兩違”建筑暨開展城鄉建設領域掃黑除惡專項行動,全面拆除存量“兩違”建筑,嚴厲懲處建筑市場領域涉黑涉惡勢力。3月29日至6月19日,全市累計拆除“兩違”建筑1208.78萬平方米。
007皇家赌场剧情